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一个人临终前,总会有些心愿的。

    陈萱却是例外。

    她这一生,无挚爱之人,无至恨之人,故此,无牵无挂,干干净净。

    但,如果可以重来,她希望,可不可以,与魏年从未相遇。

    陈萱有些懵,她无法形容那种感觉,仿佛前一瞬还是在昏暗的土炕上静静的等待死亡的半死妇人,如今却又成了盘腿坐在新床上的新娘子。这种场景的错乱,令一向寡言的陈萱愈发没了主意。好在,这是一个可以用沉默无措来表示害羞的时刻——

    她的新婚。

    陈萱清楚的记得,她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嫁人,就是在腊八那一日。这个年代北方,并不流行迎亲,而是新娘子坐着牛车,由家里亲戚带着嫁妆送到男方家里。因为陈萱婆家在京城,故而,她提前三天与叔婶搭车来到京城,住在魏家一处掌柜的家里,待到腊八,叔婶送她出嫁。

    今天,就是腊八。

    陈萱的沉默引来一阵阵打趣,有人说,“新娘子害羞了。”有人说“新娘子可真俊啊。”还有人说“娘,这就是我小婶吗?”这些话里,有善意,有打趣,伴着新房里烧的有些过暖的屋子,陈萱出嫁时涂了两片胭脂的脸颊似乎愈发艳红,可她的一颗心,却似沉入冰窑。因为,随着这些说笑打趣的女人们一一离开,陈萱再一次经历了那个没有新郎的新婚夜。

    不过,熟能生巧,再一次的经历,总不会比第一次糟糕。

    红烛烧去泰半,外面人声渐消,一时,房门轻响,陈萱抬头,见一位溜肩细腰,穿着绛红旗袍清秀妇人端着只红漆茶盘进来。陈萱连忙下床,习惯性的喊了声,“大嫂。”过去接妇人手里的茶盘,茶盘里放着的是一碗鸡蛋热汤面,清透的面汤里,一窝银丝面,上面鹅黄的蛋花伴着几粒翠嫩葱花,还点了几滴香油,顿时香满盈室,而陈萱的反应,与第一次无异,她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肚子还不争气的咕噜一声。这一天,她并未如何吃东西,已是饿的紧了。

    那妇人一笑,道,“饿了吧?”见陈萱接了茶盘,妇人便去将一畔的茶具柜上罗列的四碟子点心略做收拾,转身取了面碗,给陈萱放在茶具柜上,道,“天儿冷,我想着,弟妹这里从早到晚的一天人不断,怕也没吃好,正好公婆用宵夜,我多做一碗,给弟妹送了来。”

    这话,与记忆中分毫不差。

    大嫂李氏就是这样细致又温柔的人。

    陈萱有些感慨,心中那些原有的恍惚、惊惶反去了几分,陈萱道,“谢谢大嫂想着我。”

    李氏一笑,取了筷子递给陈萱,“快吃吧,我先出去了。”

    陈萱起身要送,李氏却是拦了她,让陈萱只管吃面,一会儿她再过来收拾。陈萱知道,大嫂李氏还要去老太太那边服侍,待老太太老太爷用好宵夜,李氏收拾了,方能去睡。待过了今日新婚夜,明日,明日的明日,所有她在魏家的日子,将夜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