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史密斯史先生是中午过来的,其实,比约定的时间还略早些。

    因为饺子要现包才好吃,史先生来早了,陈萱几人还在厨下包饺子哪。从厨房窗子里就见魏年带人来了,李氏往外瞥两眼,连忙不敢再多看,小声说,“这洋人长得可真怪,眼睛是蓝的。”

    魏银也在厨下跟着帮忙,伸长脖子瞧一回,也跟着小小声,“洋人都长这样。人家还带水果来了。”

    虽然北京城里洋人不少,不过,现下洋人仍旧算个稀罕物。陈萱性子老实,再说她自小在乡下长大,就是比人多活一辈子,依旧是个没啥见识的,见着洋人这样牛高马大、蓝眼黄毛的生物其实有些怕,可她昨儿借着洋人来家做客的事,哄着魏年教她好几句洋文。要是这会儿露了怯,以后就不好再请教魏年洋文的事了。陈萱仗着胆子瞅那洋人几眼,觉着虽生得怪异,倒也头脸干净。尤其魏年进院时,往厨下瞅一眼,正见陈萱往外看,魏年想陈萱昨晚学洋文那般用功定是想见一见史密斯显摆一下洋文什么的,就笑着同陈萱招呼一声,“史密斯来了。”

    陈萱点点头,提高嗓门,干巴巴的应一声,“知道了。”

    魏银悄悄同陈萱说,“二嫂,那史密斯同二哥去你们屋了。”

    李氏说,“二弟妹,这要不要送茶过去?”

    陈萱呆了一下,想了想,“是啊。”就是在乡下,家里来了人,没茶也要倒碗水的。陈萱心砰砰跳,想着昨儿学了好几句洋文,如今来了洋人,这要不说一回,当真是白学了。再说,这洋人也是人模样,有什么好怕的。陈萱自己安慰自己一回,先舀水洗了洗手,再从缸里舀半瓢凉水,咕咚咕咚喝了个光,这才觉着嗓子没那么干巴巴了。陈萱放下水瓢,给自己壮壮胆,说,“大嫂阿银,那我先去送壶茶过去。”

    “去吧去吧。”魏银很支持陈萱,其实,洋文魏银也会几句,只是她有些不好意思,见陈萱要过去送茶水,魏银是很鼓励的。

    陈萱昨儿都预计好的,她泡了一壶茶,自廊下瓜田摘了个新疆蜜瓜在厨下切了,一并放到茶盘上,端了进去。陈萱紧张的手指紧捏着茶盘,指骨都白了,勉强没哆嗦,脸上挤出个笑,用昨晚魏年教她的洋文同这位史先生问了个好,这蓝眼黄毛的洋人显然很惊诧,叽哩咕噜的同陈萱说了一串,陈蒙直接懵了。魏年不着痕迹的瞥一眼陈萱紧张的指骨,笑着接过茶盘放在桌上,同陈萱说,“史密斯也在同你问好,夸你人长得漂亮。”

    陈萱脸都红了,她立刻就把昨晚学的那几句半生不熟的洋文一股脑的说了出来,还让魏年帮她说,“你同史先生说,饺子在包了,不知道你们过来的这么早,一会儿就能好。先请他尝尝咱家的蜜瓜,是新疆的品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