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年前大学放假, 秦殊就回上海过年了。魏银准备了很多北京的特产给她带回去, 让秦殊带给她家里人。

    这个年,魏家依旧过的很热闹,魏年还让老太太出钱,去照相馆请了个照相师傅来,给家里狠狠的照了几张全家福。结果,魏老太太硬是不答应,说照相忒贵,咱老魏家可不是这样的家风。

    魏老太爷倒是很高兴, 拿钱给魏年去照相馆约好照相师傅, 大家热热闹闹的拍了个全家福。

    全家福是初二拍的,初二出嫁的闺女回娘家, 有魏金赵姐夫一家, 人也齐全。赵姐夫提了好烟好酒好肉, 带着媳妇孩子过来给岳父岳母拜年, 魏老太爷魏老太太十分欢喜,尤其魏老太太,脸上笑的跟朵花儿似的, 直说, “来就来呗,还带这许多东西做什么?有钱攒着, 丰哥儿裕哥儿都大了, 以后你们用钱的时候多着哪。”

    魏金一回娘家就坐炕头儿了, 李氏给端来茶, 陈萱给递上干果盘子,魏金接茶喝一口,放在手边儿炕桌上,就剥着炒花生顺着丈夫说的话说起来,“我也这么说,可你这女婿就是不依,这肉是年前买的,他亲自瞅着人家杀的猪,一直冻在外头,现在还当当的。放着且吃呐。烟和酒也是一早儿买好的,知道我爸不抽洋烟,托人在老家那边儿寻的上好烟丝。爸,一会儿你试试。还有那酒,是山西的汾酒,中午吃饭时就开这酒,都尝尝。”

    赵姐夫只管笑着听媳妇说话。

    魏金坐炕头儿上,小辈们闹哄哄过来给大姑大姑夫拜年,魏金很大方的一人五毛压岁钱。赵丰赵裕也给姥姥姥爷大舅二舅大舅妈二舅妈拜年,大舅妈二舅妈给的都是五毛压岁钱,姥姥给的是一人一块大洋。魏金立时就要收儿子们的压岁钱,美其名曰,给你们攒着。赵丰赵裕渐渐大了,不愿意把钱都给娘收着,说,“好歹给留点儿,给我俩留一块呗。”

    魏金不依,还哄儿子,“这钱妈收着也是以后给你俩娶媳妇哪。”

    赵丰赵裕,“妈,我们不娶媳妇了!”

    魏金给儿子气笑,赵姐夫也帮腔儿子,“行了,都拿去跟杰哥儿明哥儿还有云姐儿玩吧,今年不收了,你们都是大小子了。”俩儿子一听他们爸爸这话,高兴的欢呼着就跑外头玩儿去了。魏金直瞪丈夫,“不能叫孩子乱用钱。”

    赵姐夫好脾气的笑笑,“这不过年么。”

    魏金冷哼一声,穿着虎头鞋在炕上跑着玩儿的小丫头从兜兜里掏出大姑刚给的小红包,给大姑,脆生生的说,“大姑,给!”把魏金感动的,又给小丫头塞兜里去了,抱着小丫头亲两口,直说,“唉哟喂,我怎么就没个丫头哪你说!唉哟喂,大姑的小丫头,可真贴心哟!”

    小丫头跟大姑最好,给大姑亲的咯咯直笑。小丫头也撅着个嘴去亲大姑,俩人好的跟娘儿俩一般。

    魏金还同陈萱道,“你可是个有福的,你看咱们小丫头,多贴心。”

    小丫头见哥姐都出去玩儿了,她也不往大姑怀里坐,一定要出去跟哥姐一起玩儿。陈萱觉着天其他太冷,可这丫头哪里肯听。魏金给套个小棉猴儿抱出去交给赵丰,让他把妹妹看好,回头魏金还跟陈萱说,“咱们小丫头,一看就合群儿,就爱跟大的玩儿。没事儿,阿丰大了,有他瞧着哪。”

    待上午照相师傅过来,魏金抱着小丫头坐在老太太身边儿,魏银带着云姐儿坐老太爷身畔,其他孩子都是蹲前头,另外儿子媳妇还有赵姐夫站在后面,这密密扎扎的一张合影,被魏老太太要求照相馆洗个最大个儿的,到时镶个大相框,挂她屋儿里去。魏金出主意,“妈,多洗几张呗,到时也给我一张。”

    魏老太太很大方的应了大闺女,“给你洗张小的。”

    魏年道,“妈,你跟我爸俩人拍一张呗。你们也有些年头儿没一起拍照了吧?”

    这个提议魏老太太倒很有兴趣,魏老太太一听要给她给老头子拍合影,原本刚从椅子里站起来的屁股就又坐了回去,跟儿子们说,“不是有些年,是打成亲时拍过一张后,好几十年都没拍过俩人的照片了。”

    魏老太爷老派人,还不好意思,“老夫老妻的,有什么好照的。你们年轻人照吧。”

    魏时魏年劝着,才把老爷子按到座位上,让照相师傅给拍了一张老两口儿的合影。之后,孩子们就撒了欢儿,谁不愿意拍照啊。孩子们一起拍一张,魏年魏时魏金魏银兄弟姐妹四个再拍一张,之后,带上各自的媳妇男人一起拍一张,各家拍上一张,待到各人要拍单人照时,魏老太太委实忍不了了,直絮叨,“日子不过啦!行啦!拍这些就够了!这得多少钱啊!”

    魏年哄老太太,“妈,是我爸拿钱,又不是叫你拿钱。”

    “你爸的钱就是我的钱!”老太太斩钉截铁,同照相师傅说,就拍这么多,把那全家的大合影洗张大的,其他的都是正常尺寸每样一张。照相师傅给这一家人逗的直乐,魏年亲自送人出去,大过年的,给照相师傅塞个红包,让各洗五份,到时他去照相馆拿。照相师傅见有红包拿,高高兴兴的告辞去了。

    中午的饭就更热闹了,虽没什么山珍海味,可鸡鱼肘肉都是应有尽有。这一二年,日子兴旺,俩儿媳妇都在外挣钱,魏老太太也就不会再舍不得给儿媳妇吃肉了。反正都一桌儿吃饭,如此,自儿孙到媳妇们,都吃的高兴痛快,连小丫头,也被魏金喂了两口炖的软烂的肘子皮。陈萱见闺女吃的那香喷喷的小油嘴儿,笑道,“吃饭上也像大姑姐,特别爱吃肉。”

    魏金给小丫头擦擦嘴,得意,“像我有福。就得多吃肉,以后才长大个儿。是不是,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