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是苏家老二,苏若漪同父同母的弟弟,苏婷的二哥。

    要说苏婷对苏家还有什么留恋或者温情之类的,也只剩下这个二哥了,他是苏家唯一对她好的人,如果没有苏若羌,前面这二十年,苏婷还真不知道怎么熬下来。

    小的时候,苏元祥不高兴,打骂教训三女儿,都是儿子出面阻拦。

    身为家中唯一的男丁,苏若羌在苏家还是有一定威信的。也因此,即使在大小姐的明示暗示之下,苏家的下人们也不敢明着欺负三小姐。

    最令苏婷感动的是有一件事,在她十四岁的时候,妈妈已经去世了,家里也没有与她交好的女性长辈。

    第一次来初潮,内裤上沾满了血迹,望着那鲜红的液体不断地从身体里面流出,她吓呆了吓傻了,以为自己快要死掉了。

    是二哥,发现她没吃晚饭一个人躲在房里过来关心,当时苏若羌也只是一个半大不小的男孩子。

    知道苏婷只是生理期来了不会有生命危险,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于是只能去求教苏若漪,签订了若干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才获知如何处理这种窘迫的境况。

    是他,去超市帮苏婷买回卫生护理用品,也是他,在厨娘的帮助之下,为苏婷煮姜糖水,耐心呵护自己的小妹妹。

    高中毕业之后,苏若羌就被送至美国深造,为了更好地充实自己,忙碌的甚至连寒暑假都很少回来。

    后来苏婷搬出苏家了,这几年他们也没见过一面,苏婷还以为自己的婚礼二哥无缘参加的。

    没想到,再度见面却是在这种情况之下。

    苏元祥走至儿子面前,脸上带着狐狸般的笑容,“若羌,你果然赶回来了,特意赶回来参加妹妹的婚礼吧?”

    说完,拼命地朝宝贝儿子使眼色。

    苏若羌不管不顾的,只是大声质问:“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你答应过我的。”

    与苏元祥相似的英俊斯文的面孔上,此刻,却布满了痛苦和懊恼悔恨。

    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瞪得老大,愤怒的望着面前的人,好似,与他有着强烈的深仇大恨。

    察觉到形势不好,苏元祥再也无法保持优雅的表象,一手用力抓住苏若羌的手腕,脸上布满了阴霾,“说什么呢你,是不是一路上坐飞机太累了?这样吧,跟他们说声恭喜,你先回去休息吧。”

    苏若羌不服,正准备开口,“我——”

    “若羌,注意你的身份,你是苏婷的二哥,最疼爱她的哥哥。”苏元祥打断了他的话,以眼神警告。

    注意分寸,你们是兄妹,真要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吗?

    不,不是的,我……

    苏若羌其实很想把真相说出来,可是他怕,怕会影响到现在的局面。

    倒不是现在苏家的问题,回来之前他也打听过了,知道现在苏家情况不好,和凌家联姻其实是有助于对方的。

    如果婚礼被他搞砸了,可想而知,父亲大人会是多么的恼恨。可是这些他都不在乎,没有苏家,靠着自己,他也能白手起家。

    会让苏若羌闭口不言的,只是因为,苏婷的幸福。

    就在刚刚,他进来的时候,明显的看到了,苏婷脸上灿烂的笑容。

    稍微也听说了一些关于这场婚事的传言,不论是否真相,有一件事他是可以肯定的,妹妹对那个男人是真心的。

    难道他们之间真的就没有可能,就只能永远的做兄妹?

    苏若羌十分无奈,是不是,他不该为了前程被父亲送出去?

    看到儿子懂事的闭嘴了,苏元祥满意了,就是怕这个臭小子会闹事才没提前通知他苏婷的婚事,没想到,还是让他知晓了并且在这个时候赶回来了,幸好,并没有影响到最后的结果。

    苏若羌对妹妹送出了自己的祝福,然后很认真的对新郎官警告着:“要好好的对婷婷,不然我有你好看的。”

    此刻,凌潇然端正的脸庞上才有了一点笑意,在苏若羌看来却像是轻蔑藐视,要不是被父亲拉着,差点要一口气缓不下来冲上去痛揍新郎官了。

    接下来的行程就进行的很顺利了,新浪吻了新娘,然后交换戒指,然后众人一起出席婚宴。

    首长大人的名号在那里,哪个不怕死的敢去灌新郎酒闹洞房?只是给双方父母敬了酒,接下来的事情都交给伴郎伴娘,然后新郎官就带着新娘子快速的冲回他们的新房了。

    刚才看见苏若羌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