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一次,顾盼是在医院里醒过来的,溺水加上伤害,足足在医院躺了一个礼拜。

    那一次,却真正的,不再是她一个人了,有一个人,一直拉着她的手,让她不会再害怕了。

    那个人拉着她的手,一直在她的耳边轻声叫着:“顾盼,顾盼,你醒醒,你醒醒啊。”

    意识慢慢的恢复了,顾盼马上睁开眼睛,看到夏亦初像是被什么东西烫了一下,快速的放开她的手。

    他的指尖在她的手心划过,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温度,望向她的眼神,却不似以往的冷漠无情了。

    在他的瞳孔中,顾盼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倒影,只有她一个人。

    夏亦初的全身都湿透了,头发凌乱的散在额间,西服外套早已不见了,黑色毛衣上在滴水,阵阵寒气逼人。

    见她醒了,他反而不说话了,只是就这么的望着她,居高临下的。

    顾盼不知道说什么好,一直以来也只是想得到他的注意,如今他用这样专注的目光看着她的时候,她反而感觉到不自在了。

    只能仰头望着天花板,她不知道昏迷了多久,窗外夜色都已经深沉了,四周万籁俱寂,他们一起沉默着。

    足足过了五分钟,夏亦初突然说:“顾盼,我们交往吧。”

    曾经顾盼也对他说过这句话,夏亦初的回答是:“我不喜欢你。”

    当时顾盼的心里气得要死,立誓要将他追到手,等他真正爱上她之后,再将他甩了,狠狠地。

    以发泄心中的怨气。

    现在,他真的说了这句话,顾盼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了。

    见她不吭气,夏亦初忽而下定了决心似的,拉着她的手,说:“当时,你跌入水中,我突然感到一阵害怕,怕以后,不会再有一个女生,这么甜甜的对着我笑了。也许,爱情不止是无聊人玩的游戏,我们可以试一下。”

    爱情是无聊人玩的游戏,夏王子是这么认为的吗?

    顾盼依旧沉默着,打量着他完美无缺的侧脸,实在想不明白这个英俊的男人为什么突然跟她说这么一句话。

    最初的那个目的却早已不存在了,我喜欢夏亦初都来不及呢,追到手了哪还会舍得甩掉?

    却又不敢轻易答应,要是,他知道了她最初那么积极勇敢热情追求的本质目的,会如何想呢?

    顾盼的心在颤抖,手被他紧握着,有点生疼了却不敢说话。

    这就叫做,作茧自缚吧?谁叫你一开始的目的不纯呢?

    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年了,爱情在他们身边,来了又去,去了,不知道会不会再回来了。没想到,她会再一次的溺水,这次被大浪卷走了,面临死亡之际,居然会再度想起湖边发生的那一切。

    而且会想起的这么仔细,当时夏亦初说话的动作神情,甚至连他发丝的微微颤动顾盼都能想起来。

    这一次呢,我的王子,你依然可以及时赶到,英勇无比的跳入冰冷的海水中将我救起吗?

    他们是七个人一起到海边的,然后,顾盼被大浪卷入海中了,按说,当时楚云就在她身后的,就算她对顾盼曾经是夏太太的身份介怀不已对顾盼恨之入骨,也不应该见死不救的看着顾盼在水中挣扎。

    不过顾盼确信最后听到的那个声音不是楚云的,虽然那句话跟很多年前夏亦初跟她说过的话语很像,她却可以肯定的说。

    那也不是夏亦初的声音。

    到底是谁救了她?

    背上的触感告诉我,她是躺在了沙滩之上,马上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好几个人焦急忧虑的神情。

    以及,松了一口的样子。

    “盼盼,你没事吧?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顾凡说着,还拍着胸口,十足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

    这才反应过来,为什么会觉得昏迷之前听到的声音那么熟悉,是顾凡的。

    原来,在她出事的时候,是黑心哥哥救了她。

    有他在,顾盼才不会觉得那么害怕了,这些年,黑心哥哥也一直都尽职的守在她的身边。

    哥哥……除了他,还有林怡婷,胡丽婧,卓辰,他们都围在顾盼的身边,或站着或半跪着。

    一个个都簇拥在她的身边,关心的看着她。

    他呢,为什么其他人都看到了,独独少了他?

    顾盼的眼睛四处搜寻着,搜寻着那个人的身影,被一群关心她的朋友所包围着,却什么也看不到。

    而且顾盼隐隐的有一种感觉,他们是故意的。

    她躺在那里,眼睛往四周搜索,可每每视线飘移到某个方向的时候,总有人貌似要关心询问她的状态,不经意间的,就挡住了她的视线。

    “我已经好多了,林家大小姐,你把我扶起来好吗?”顾盼笑着,对面前的那个人伸出了手。

    林怡婷自然愣了一下,不仅为了顾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